新八一中文網 > 言情小說 > 魔帝重生以后 > 第209章清微宮破
  清微宮被重重包圍,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不是那么容易,更何況還要帶著李承濟這個毫無修為的累贅。趴在李承濟的書桌前,一連畫了兩天的隱身符,卻連一張高階的都畫不出來。

  梁沁著實有些微的懊惱,

  為防止她師徒二人以隱身之術偷偷逃走,杜方在宮門外設置了一個中階的辨識陣。對付中階的陣法,只能用高階。

  李承濟踏著滿地的符紙走過來,蹲下身子一張張拾起。

  “你所畫的這些,好歹都已經接近了高階水平,扔了豈不可惜?以后你我出門在外,需要的花用肯定不少,哪怕拿去換些靈石也是不錯的。”

  “你倒是想的周全。”梁沁放下筆,活動著自己的手腕。畫了大量了符箓,體內真氣消耗不少,她隨意拿出玉凈瓶,倒出一把凝真果,一顆接一顆塞進嘴里。

  李承濟看著她將一枚枚紅色果子放入口中,吃起來就像吃普通靈果一樣,毫不在意,更毫不心疼。面露訝異之色:“想不到沁兒還有此等寶貝?看來我擔心靈石不夠花,是多余了。”

  “靈石這種東西,自然是多多益善。師尊不是有自己的小金庫么?走的時候別忘了帶。”

  “我的東西不都給了你么?”李承濟面露不悅,“哪還有什么小金庫?”

  聽他這么說,倒讓梁沁不好意思了,本以為他肯定會給自己留有存貨的,沒想到這般無私。

  “師尊不要生氣嘛,我也就是隨口一說。”梁沁嬉皮笑臉的解釋。

  一聲悶響突起,山林間的飛鳥驚慌齊飛。

  梁沁率先走到外面,卻見護山大陣的禁制之外,一名滿臉橫肉的中年修士踏劍于上,正用強勁的術法攻擊著大陣所形成的禁制。

  “果然向你下手了,”梁沁目視著那人,眉頭緊蹙。

  她還沒畫好隱身符呢。

  擦著李承濟的肩膀反身回殿內,走到桌案前,繼續執起朱砂筆。

  “你這護山大陣能承受元嬰的多少次攻擊?”

  “這大陣是景元設的,”李承濟跟著她走進來,“倘若那人只攻擊禁制的同一個地方,我想用不了十次,就能被攻破。”

  “十次?”梁沁頭也不抬,凝聚真氣于筆尖,埋首認真畫符。

  她的時間不多了,元嬰每次全力一擊,需隔上一到兩刻鐘,才能重新蓄力。十次的話,她只有不到一個時辰。

  一張隱身符畫成!

  只可惜又是張接近于高階的中階符。

  其實以她的修為,能畫出這種符箓已經足夠讓人驚嘆了。然而,此刻生死存亡,接近于高階的中階符,遠遠不夠。

  將廢符投擲在地,重新鋪好黃紙,再次提神凝氣……

  時間一息一息的過去,十幾張符箓畫出,卻仍舊沒有一張是高階。

  外面的攻擊無休無止,此刻,護山大陣已經開始搖晃了。

  李承濟負手站在殿門處,仰頭望著天外,仍是一副處事不驚的從容姿態。梁沁看他一眼,到底是見過大風大浪之人,這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安然,怕是無人能做到。

  重新凝聚心神,繼續跟她的高階隱身符較勁。

  只聽得哐啷一聲,是禁制被打破的聲響。無形的防護罩碎裂,陣法碎片嘩啦啦的落下。

  梁沁伏在桌案上筆走龍蛇,一張隱身符一氣呵成。

  成了,是高階!

  可惜,已經來不及了,外面的人闖了進來。

  杜方帶領著十幾個練氣后期,持法器立于殿外。

  “宗主,”他見了李承濟并不行禮。

  “你是?”李承濟端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,神色淡然。

  “弟子乃賀清風長老的大弟子。”

  “哦,賀清風長老?不曾想,他竟也成了長老了。”他說話的聲音毫無起伏,一如既往的平靜清和。然而,不經宗主敕封的長老,算是長老么?

  “這清微宮不錯啊!”

  一聲音從杜方身后傳來,梁沁歪了歪腦袋才看見他,“毓文?”怎么哪兒都有他啊!

  “梁姑娘,”他三兩步跑上來,“許久不見,你可好啊。”

  “你說呢?”

  他撇著嘴搖了搖頭:“我看不太好。”轉身看向李承濟,倒是禮節周全的拱手施了一禮,“想必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李宗主吧?晚輩毓文,見過尊者。”

  這位可是媳婦的長輩,禮節不能少。俗話說,要想把媳婦娶到手,必須搞定岳父母。媳婦的師父又當爹又當媽的把她拉扯大,可不就是岳父母么。

  李承濟含笑頷首:“免禮!”

  化神果然不一樣,毓文在心里暗自贊嘆,先不說模樣,單看那氣度,簡直甩北朝宮宮主幾條街啊。

  “閑話少敘,”杜方一直不怎么喜歡毓文,他總覺得這家伙是來搗亂的,“宗主,您既已成為凡人,便不適合在清微宮居住,大長老給您換了處居所,請您移駕過去。”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http://www.gvpaew.icu https://m.x81zw.com

  李承濟唇線勾起,淡然說道:“那便走吧。”

  反正他也失去了說不的權利。

  換住所?定然監管更為嚴密,梁沁暗自摸了摸腰間的儲物袋,她那張高階隱身符恐怕是白畫了。

  反抗無益,梁沁跟在李承濟身后,乖乖在杜方等人的帶領下,朝清微宮外面走去。

  “放心,”有人傳音給她,是毓文,“你先委屈幾天,我打點好了,就把你接到我身邊來。”

  這家伙說話能不能別總用這種曖昧的語氣,他們很熟嗎?不過,有人愿意幫忙脫險,她可不是會白白放過機會的人。

  梁沁看向他,展顏一笑,傳音回話:“謝毓老板,我便等著。”

  毓文心里頭美滋滋:果然是在女主有難時挺身而出,最容易打動她。

  飛舟降落在云海間的浮臺上,這是太玄宗承淵谷的上方,也是處關押犯人之地。

  “真是風水輪流轉,”浮臺上,身體被鎖鏈鉗制的亂發之人高聲嚷道,“宗主這些年,應該沒少往承淵谷扔人吧?現在輪到你了?”

  李承濟昂首闊步的從聲音傳來的那人身前走過,連眼神都沒給他一個。新81中文網更新最快 電腦端:http://www.gvpaew.icu/

  梁沁卻撇頭看了看那人,見他披頭散發如瘋子一般,也就毫無所覺的走了過去。

  關押她師徒二人的牢房,在最里面,是一間由無形的禁制籠罩而成的圓形空間。這種禁制能將人的修為壓住控制,犯人只能在方寸之地活動幾步,一旦不小心碰到禁制上,就會承受雷擊之痛。
真人街机捕鱼兑换码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当找金多多策略 北京快乐8什么时候开盘 000028股票行情 湖北快三组合遗漏数据 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22选5 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任四多少钱 山西中国体育彩票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公布 十一运夺金扑克牌 炒股软件 广东11选5开奖历史2000期 北京时时彩哪个平台好 好彩1怎么买 喜乐彩票怎么玩 黄金价格为什么暴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