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網 > 言情小說 > 秦少請指教 > 二百八十二、打水漂
  宋妍寧轉過頭看了張允一眼,對著劉鑫眨了眨眼。

  張允原本還有些猶豫,看到宋妍寧的神情,“五千一百萬!”宋妍寧肯出價五千萬,必定有著絕對的信心。萬一這塊毛料中的翡翠是玻璃種翡翠,他不拍就后悔了。而且黃區的毛料,大多數都是表象很好的,出綠的可能性很高。

  宋妍寧惱怒的瞪了張允一眼,皺起眉頭,猶豫著是不是要繼續拍。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:/м.χ八㈠zщ.còм/

  張允看到宋妍寧猶豫,心中更是多了幾分信心。

  宋妍寧猶豫片刻,咬了咬牙,賭氣般的開口道:“五千五百萬!”

  “六千萬!”這次張允毫不猶豫。那塊毛料他勢在必得。

  宋妍寧不甘的瞪了張允一眼,看向劉鑫,搖頭嘆了口氣,不再開口競價。

  張允得意的一笑。他要的東西,別人休想奪走。

  許老等了一會兒,“還有人繼續加價嗎”見在場的眾人都沒有反應,“我宣布這塊毛料歸250號這位先生所櫻”

  宋妍寧聽到許老報出張允的座位號,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。二百五還真是巧。

  秦遇深伸手揉了揉宋妍寧的發絲,深邃的眼眸中充滿了寵溺和溫柔。張允要是知道他拍下的那些毛料,一塊都開不出翡翠,估計會氣瘋。

  劉鑫瞥了張允一眼,低著頭,肩膀不斷地抖動著。一開始他還沒覺得什么,現在想來,這個座位號的確非常適合張允來坐。

  張允看著笑個不停的宋妍寧和劉鑫,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福難道他被他們坑了?

  接下來的拍賣,宋妍寧沒有再競價。

  張允的心中則是越來越不安。他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,但是他知道現在就算后悔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“劉鑫,你去辦一下交接手續,我們先回酒店了。”宋妍寧看了下時間,跟劉鑫交代了一句,站起身和秦遇深走出了會場。

  劉鑫正要去辦交接手續,張允開口叫住了他,“你等一下!”

  “有事嗎?”劉鑫停住腳步,笑呵呵的看著張允。

  “你們是不是給我下了套?”張允沉著臉看著劉鑫。他總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。

  劉鑫收起臉上的笑容,“張總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?”就算是他們,他也不會承認,再了他們也沒有逼著張允,讓他拍下那塊毛料。

  “你們是不是故意引我拍下那塊毛料的?”張允盯著劉鑫的眼睛,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
  “毛料是你搶著要拍的,和我們有什么關系?再了,要不是你一再的出價壓制我們,我們早就拍到那塊毛料了。”劉鑫不悅的哼了一聲,抬步向著會場外走去。

  張允沉吟片刻,也抬步走出了會場。他辦完手續,就要去解開那塊毛料,不然他心里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。那塊毛料可是花了他整整六千萬,要是解廢了,對他來也是一個不打擊。

  劉鑫看到張允過來,沒有理會他,直接與他擦肩而過。

  “我等一下要去解開那塊毛料。”張允在劉鑫經過自己身旁的時候開口道。

  “那是你的事。”劉鑫好心情的揚起笑容。既然如此,那他就留下來看看,等一下毛料解開后,張允會是一副什么樣的表情。肯定會很精彩吧!

  張允辦理完交接手續,來到后面的解石區。

  此時在解石區,有不少人正在等著解石。

  看到張允過來,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。

  “張老板真是好魄力啊!要是換成我,我絕對沒有你那樣的魄力,六千萬拍下一塊毛料,真是不得了!”

  “張老板是誰,我們哪里敢跟他相比。”

  “張老板,你過來不會是要解那塊六千萬的毛料吧?”

  “嗯。”張允點了一下頭。等一下他解毛料的時候,眾人都是能看到的,他否認也沒什么意思。

  “那我們可要期待了。”

  “張老板那么看好那塊毛料,里面的翡翠肯定不會差。”

  張允笑了笑。他現在心里沒什么底,有些慌。要是開出極品翡翠,那肯定是大賺的,要是什么都沒有開出來,那他的六千萬就要打水漂了。天才一秒記住噺バ壹中文m.x/8/1/z/w.c/o/m/

  “張老板,你先來吧。”知道張允要解開那塊六千萬拍下來的翡翠后,眾人都有些期待。他們都想知道,張允那塊毛料中究竟含有什么樣的極品翡翠。

  張允本想推辭,見眾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,只能無奈的點零頭。現在也只能希望有一個好的結果了。

  讓人將毛料搬到解石師父的面前,張允用強光手電仔細的查看了一下毛料,在上面劃了一條線,“你就沿著這條線切吧。”他剛剛看了一下,這塊毛料的表現的確不錯,而且從開出的窗口,還能看到絲絲翠綠。

  “好!”解石師父點零頭,啟動切石機開始解石。

  劉鑫走到人群外,看了一眼人群中央的張允,將目光落在了正在解開的毛料上。他很好奇這塊毛料會解出什么。老板雖然不看好這塊毛料,但是這塊毛料的表象的確不錯。

  切石機的聲音響個不停,毛料漸漸的從中間被分為兩半。

  “咔嚓!”一聲,毛料在切了將近一個時后,終于被切了開來。

  張允見狀,連忙快步上前,蹲下身查看起地上被切開的毛料。

  當他看清楚毛料的切面后,臉色頓時劇變,“怎么會這樣?”這塊毛料被切開的地方,白花花的一片,根本就是一塊廢料。

  “這是切廢了?”

  “六千萬就這樣沒了?”

  “張老板這次真的是慘了。”

  “這塊毛料看起來表象不錯,沒想就只有表面一層是翡翠。”周圍的眾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張允。

  “給我從這里再切一刀。”張允臉色慘白,眼中充滿了不甘之色,他指著毛料的中間。他不相信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。

  解石師父無奈的搖了搖頭,不過還是按照張允的要求再切了一刀,只是這一次結果依舊。

  張允看著依然是白花花的一片,無力的癱坐在霖上。他的六千萬,就這么沒有了。
真人街机捕鱼兑换码 15选5杀号定胆最准确 北京pk赛车是福彩还是体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上海时时乐独胆计划 澳门百家乐怎么玩 浙江20选5计划 投注德国赛车是什么 成都股票配资 新浪博客 内蒙古快3遗漏 新疆11选5平台 广西11选5中奖表 天津快乐十分快四追号技巧 十一运夺金奖金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1分快3作弊软件下载 陕西省快乐十分